買幣
支付方式為
市場
NFT
New
下載
English
USD

加密資產等於洗錢?拒絕污名化,為加密資產正名!

2022-06-01

人們反對加密資產的理由通常有兩個。第一,加密資產沒有實際用處;第二,加密資產就是用來洗錢的。顯然,說加密資產沒有實際用處是站不住腳的;但加密資產是不是真如電視上的專家和反對者所說的那樣,成了洗錢行為的法外之地呢?  

答案是否定的。 

意圖給加密資產冠以「洗錢天堂」罪名的人會發現以下「令人不快的事實」。

專注加密資產及區塊鏈領域的數據分析公司Chainalysis有數據顯示,2021 年通過加密資產完成的交易中只有 0.15%與非法行為有關聯。

根據聯合國估計,通過傳統法幣(現金)完成的交易有2-5%(以美元計約為8000億—2萬億美元)與非法行為有關聯,也就是說,每年有近一萬億美元的資金被用於非法用途。

加密資產的反對者竭力想製造這樣一種敘事,即包括幣安在內的大型交易平台從來沒把反洗錢和透明度協議當回事,然而這一指控與事實嚴重不符。

最近,一名記者自稱手上有幣安在2017—2022年為洗錢行為提供便利的證據,涉及金額高達 25 億美元。後經與Chainalysis相關人員核實,這名記者顯然是不懂數據,也不懂區塊鏈的運作原理。 

加密資產其實並不適合用於洗錢。首先,KYC流程非常嚴格,還不如在小型本地銀行或地區銀行用假身份開設帳戶;其次,加密資產的大筆資金流動很難不引起注意;第三,加密資產的流向是可追溯的。即便是所謂的「隱私幣」也比傳統的現金透明度更高、更易追溯。

相比幾乎無法追踪的現金,區塊鏈被證明是最有力的執法工具之一。由於區塊鏈具有不可篡改性和公共性,執法部門可以對加密資產洗錢進行調查和追踪,比調查現金洗錢容易多了。 

以Bitfinex攻擊為例。從理論上說,不法分子可以成功偷竊價值 36 億美元的比特幣,但一旦使用這些幣,就會被發現,從而被抓獲。  

此外,假設去年共有 1 萬億美元的資金涉及洗錢行為,那麼加密資產的佔比估計只有 0.86%,再一次說明加密資產並不是洗錢的合適手段。 

不過,儘管傳統金融體系比加密資產更易被洗錢和破壞制裁的非法分子利用,作為加密資產交易平台的幣安還是積極參與打擊全球洗錢行為。

打擊有組織和國家支持的犯罪行為

幣安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反洗錢系統,聘請了行業內外經驗最豐富的反洗錢調查機構,並定期為執法部門提供線索和其它資訊,協助識別和阻止犯罪行為。 

由於區塊鏈上的交易不可篡改且完全公開,通過加密資產進行洗錢的行為很快就會被發現和阻止。如果有人指控幣安平台上有洗錢行為,只需查一查交易記錄便可知道真相。

詆毀者還會有意混淆「直接」和「間接」關聯,並擺出了儲值數據。這是什麼意思呢?

舉個例子,假設一個毒販將一包毒品塞進你家的信箱,顯然你無法提前預防這種行為,但發現這包毒品後,你有責任聯繫執法部門並為他們提供找到毒販子的所需資訊。

因此,幣安投入數千萬美元打造了全球最頂尖的網路取證團隊,成員包括全球超過 120 位安全和行業專家,其中就有曾任職於美國IRS、FBI、特情局、歐洲刑警組織、荷蘭和英國警察機構,以及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級機構的前高級執法調查人員。

然而,媒體對此卻鮮少報導。幣安團隊不僅和執法部門緊密合作,還曾為打擊Hydra和Lazarus等網絡犯罪組織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Lazarus

下面,我們來解讀最近針對朝鮮政府控制的網路犯罪集團Lazarus的指控。

幣安積極分享情報,幫助執法部門整理朝鮮犯罪集團在全球的運作網路,還透過內部調查阻斷來自朝鮮的資金流進入平台。朝鮮政府嘗試使用的交易平台當然不止幣安一家,但我們認為沒有一家交易平台採用了幣安這樣的嚴厲打擊手段。

例如,很多幣安團隊成員都參與了最初的調查,透過調查找出犯罪集團,並且追溯到平台有 2.5 億美元資金被盜,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其它交易平台。

來源:Chainalysis

標題:流入攻擊者錢包的資金流,以及進入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路徑和涉案價值

此外,在近期Ronin/Axie Infinity遭到Lazarus盜竊事件中,有一大部分資金都直接流向其它大型交易平台,另一大部分則流向Tornado Cash的混幣服務。經過幣安和Chainalysis的通力合作解除混幣並與執法部門協作,終於凍結了價值約 580 萬美元的加密資產。

Lazurus 還攻擊了一個總部位於斯洛伐克的交易平台Eterbase。目前,幣安無法透露任何與斯洛伐克國家警察接觸的相關資訊,但可以透露的是,關於Lazarus曾在多個加密資產交易平台開設多個匿名帳戶的說法,幣安已經收到來自斯洛伐克政府的請求並全力配合查找Lazurus在幣安及其它交易平台上的相關帳戶。

朝鮮特工人員採用極其複雜的手段避開所有金融企業設下的限制,這些手段包括設立幌子公司、偽造仿真度極高的文檔、使用第三方IP地址、使用VPN等。不過,幣安還是成功找出並關閉了與之相關聯的多個帳戶。

多年來,朝鮮都試圖透過多個加密資產交易平台和傳統銀行進行洗錢活動,而幣安在識別、打擊這些洗錢行為方面承擔了行業領導者的角色。我們積極與各執法部門合作,藉由共享情報、凍結帳戶、在被竊資金流出平台前及時關閉網路等方式協助打擊朝鮮的非法行為。

Hydra

Hydra是俄羅斯的一家暗網平台,在執法部門的詳細調查和加密資產交易平台的協作之下,這張暗網終於走向終結。而負責這一執法過程的人員中就有不少人現在已成為幣安的職員。有些媒體聲稱幣安才是Hydra背後的關鍵平台,這簡直是荒謬至極。 

從幣安的角度看,執法部門關於Hydra事件的最初調查請求不僅發送給了幣安,同時也發送給所有大型交易平台。而幣安是首個響應並提供協助的平台。根據Chainalysis等工具平台的回顧數據,每一個大型交易平台都與Hydra有間接關聯。而且有意思的是,為Hydra運營提供資金甚至做東的機構,傳統銀行業(非加密資產)反而更多。 

如果沒有加密資產,Hydra事件可能永遠無法結案。正是因為加密資產能夠追踪資金流,找到暗網源頭,這樁案件才得以了結。

令人傷心的是,一家跨國媒體不僅不報導幣安在打擊犯罪中的行業表率作用,還聲稱幣安與Hydra的 7.8 億美元資金有直接關聯。這一指控完全不屬實,我們認為在打擊俄羅斯洗錢犯罪行為中,幣安採取的行動比任何一家加密資產交易平台都多,包括將Suex、Chatex、Garantex下架等。

用戶安全至上

我們也會看到,電視上的專家聲稱加密資產行業一致認為KYC流程是「累贅」,這當然是錯誤的。幣安認為嚴格的KYC實踐無論對幣安的安全還是用戶的安全都非常重要。加密資產要實現普及,唯一的途徑就是為新用戶提供更好的保護,而KYC就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加密資產欺詐」報導很少提及的一點是,大多數受害者最初的一筆交易是透過傳統銀行完成的。通常,騙子會透過社交媒體、電子郵件、手機消息等管道找到下手目標,然後以電腦被鎖、親人救命、支付罰款免除牢獄之災等理由,引導受害者從銀行帳戶進行大額轉帳。

幣安目前正在與執法部門、司法機關以及銀行合作,鞏固自身的「防禦」系統,防範上述詐騙行為以保護用戶。例如,我們近期在澳大利亞發起了一項活動,鼓勵用戶了解常見詐騙的防範手段。 

此外,我們也不斷與全球領先的加密資產領域專家建立新的合作關係。就在上週,幣安就與數據分析公司Kharon以及雲原生背調提供商Neterium建立了夥伴關係,進一步強化自身的KYC能力以及對平台上加密資產相關非法行為的識別能力。 

「令人不快的事實」

那麼,最後的結論是什麼?大多數洗錢行為是透過傳統銀行體系而非加密資產這一事實對加密資產反對者來說也許是一個「令人不快的事實」。

還有一個令某些人不快的事實是,幣安在協助執法部門處理網路和金融犯罪方面承擔了重要的領導者角色。例如,在過去幾週,我們幫助了美國緝毒署確定 100 多個與墨西哥毒品洗錢案有關聯的帳戶。這是我們的日常工作,同時也是我們與執法部門協作卓有成效的關鍵支柱。

事實上,是幣安的專家調查團隊利用區塊鏈的追溯功能找出並成功打擊包括Hydra Market在內的加密資產領域最惡劣的行為者。專家們將繼續發揮好他們的技能,為用戶提供更好的安全保護,並協助執法部門打擊並摧毀試圖利用區塊鏈從事犯罪活動的任何組織。

另外,我們還要認識到,媒體對加密資產和幣安的攻擊不會停止一些大型新聞機構會繼續受到意圖遏制加密資產和幣安發展的行為者的影響。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幣安作為行業領導者,定會擔起領導者的責任。同時,我們認為一個健康的媒體生態應該是強大、公正、獨立的,也希望媒體所發布的內容能夠遵守新聞誠信的最高標準,而不是受別有用心之人的誤導。

那麼幣安自己呢?我們會繼續做好兩件事——保護用戶、建設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