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幣
支付方式為
市場
NFT
New
下載
English
USD

烏克蘭,俄羅斯,制裁與加密貨幣

2022-03-05

標題中的四個關鍵詞確實是近期的熱門話題,但其中存在很多誤解,且很少有人對這些主題有深刻的理解。雖然我不是話題中的一員,但我希望可以分享我對於這四個主題的一些理解。

首先,我想說的是,當我看到來自烏克蘭的新聞時,和很多人一樣,我非常的震驚和悲傷。這是一場可怕的人道主義危機——我從未想過在現代社會能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幣安的團隊正在努力幫助烏克蘭及其周邊地區的人們,我們已經募款幫助當地的兒童、難民和需要幫助的人,也開通了募款網站,呼籲外界跟我們一起通過加密貨幣向當地的人們進行捐助。

接下來,讓我澄清一些大眾常見的誤解。

“幣安不會實行制裁” - 這與事實相去甚遠,事實上,幣安嚴格遵守國際制裁措施。在幣安,我們組建了一支專門的全球法遵團隊,包括全球知名的制裁與法規專家,如Tigran Gambaryan, Matt Price, Nils Andersen-Röed,以及近期加入的Chagri Poyraz。他們正努力不懈地在執行制裁的工作,這方面稍後我會提到更多。

“各大銀行實施制裁,但幣安拒絕” -再次重申,這與事實不符。事實是——幣安根據國際標準,實施與各個銀行相同的制裁措施。

現在,我要提及一些常見的、被誤導的問題。

為什麼幣安不更進一步制裁/凍結所有俄羅斯用戶的資產?

最重要的一點:我們不認為我們有公權力來做這件事情。制裁的決定是由政府單位最高層所做出,連同立法/執法機關甚至是軍事力量的支持。我們不認為應該由企業或平台來單方面決定凍結大量用戶的資產。舉個例子,在倫敦、紐約都有普通的俄羅斯公民,難道倫敦一家銀行的CEO有權力來單方面決定凍結這些用戶的資產嗎?以什麼理由?只是因為他們不同意俄羅斯總統的意見嗎?那如果他們也對其他國家的元首有不同的意見,那該怎麼辦?難道銀行也有權力去凍結其他國家公民全部的資產嗎?基於這個理由,我們認為幣安只能遵守國際制裁名單,而不該去創造我們自己的名單。

其次,加密行業真的是此次事件的核心議題嗎?目前,媒體和政界人士將大量精力投入在加密行業及相關制裁情況上。真實的情況是,加密行業在俄羅斯的發展規模還非常小。放眼全球來看當今加密資產的採用情況,大概僅有 3% 的人口擁有加密資產,而在這些人中,大多數人只將淨資產的一小部分配置在加密資產上,這個比例大概平均不到 10% 。因此,如今加密貨幣在全球的淨資產中可能只佔不到 0.3% ,這一比例同樣適用於俄羅斯。

現在,媒體和政界人士沒有將目光聚焦在佔據 99.7% 資金的銀行系統,而是關注僅有 0.3% 資金份額的加密行業。即使我們凍結了所有這 0.3% 的資金,制裁就成功了嗎?答案明顯是否定的,與其聚焦於比特幣和加密行業,不如專注於銀行、石油、天然氣或其他手段,效果可能會更好。

俄羅斯會歡迎加密資產嗎?答案仍然是“不”,因為這會使盧布貶值。俄羅斯將盧布轉換為加密貨幣會影響盧布的匯率,從而使俄羅斯的利益受到損害。有傳言指稱,俄羅斯央行正在積極嘗試阻止加密貨幣的使用,而不是推廣。因此,俄羅斯可能會有效地“制裁”自己——即“禁止加密資產”。甚至,一些政客還評論說,西方應該鼓勵俄羅斯公民購買加密資產。

俄羅斯不希望使用加密資產的另一個原因是——太容易被追踪。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執法機構已經非常熟悉如何追踪加密資產交易,比如前段時間剛剛被抓的 Bitfinex 黑客。

他們會使用隱私幣嗎?不,隱私幣的規模就更小了。目前採用最多的隱私幣 Monero ,其市值僅為 30 億美元,而俄羅斯的GDP為 1.5 萬億美元。

假設上面的論述不成立,俄羅斯仍然希望使用加密資產,那麼批准設立多家國際加密交易所有沒有難度呢?沒有。世界各地有成千上萬的小型交易所,其中許多就在俄羅斯。在加密行業,大多數用戶通常會使用多個平台進行交易,交易所之間的轉帳成本很低。你可能會問,這些小交易所的流動性很低,我想說的是,如果用戶被迫去那些平台進行交易,做市商和套利交易者將會立刻為小交易所提供流動性。因此,單獨限制幾家大型的國際交易所並沒有太多意義。

最後一點,許多從未購買過加密資產的人或許不明白——交易平台不是使用加密貨幣的唯一途徑。人們只需下載加密錢包(一種開源軟件),就可以接收其他人的加密“付款”,還可以通過錢包“支付”他們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務。他們完全不需要交易所,他們只需要一個錢包。

我希望我的描述能消除人們對於加密貨幣的一些誤解。

回到幣安,我們的成員正非常嚴肅地對待制裁。幣安法遵團隊在全球擁有 500 多名員工,其中近一半將直接參與制裁工作中,如反洗錢、姓名篩選、了解您的客戶(KYC)以及鏈上監控等。

當我們識別與制裁相關的風險交易時,我們有非常清晰的標準操作程序。其中包括帳戶限制、提交可疑交易/用戶報告以及將資產提交給相關執法部門。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加密團隊擁有如此專業水準。

實際上,上述團隊和流程每天 24 小時都在對來自俄羅斯的個人和公司進行篩查與制裁。一個令人驚訝的數據是,我們仔細審查了所有制裁名單,到目前為止我們僅僅限制了一個帳戶。等等,就一個?對,就一個,原因如下。

這個數字如此之低的原因是我們使用了堪比銀行級別的工具,例如 Refinitiv Worldcheck,這是反洗錢、帳戶篩選和制裁風控方面的最高標準。

政治公眾人物(PEP) 在註冊幣安帳戶之前就會被攔截。大多數首次被制裁者都會被標記為PEPs,因此在他們開始進行交易之前就被拒絕訪問我們的平台。這其中包括其委託人、律師、家庭成員和其他違規人士——有人會試圖利用這些身份開設詐騙帳戶。

在註冊流程和定期篩選流程中,幣安會確保對所有用戶都進行適當篩查,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制裁風險。幣安仍然是業內為數不多的將強制KYC 作為註冊流程一部分的交易所之一。

我們認為只有通過強有力的客戶識別程序,才能降低特別指定國民(SDN)相關的制裁和風險。

這就導致出現與當下主流看法相反的觀點——加密資產並不是進行非法活動的有效工具。

簡而言之,加密資產可以通過鏈上分析實現完全追踪。憑藉幣安在該行業與眾多監管科技夥伴的合作,時至今日幣安仍然是加密行業反洗錢和反恐融資的中堅力量。

在過去三年中,我們總共關閉了大約 20,000 個帳戶,原因是我們認為這些帳戶在政治公眾人物暴露或國際制裁指令方面屬於高風險類型。

除此之外,我們會使用複雜的追踪系統來定位資產,正如我所說的,區塊鍊和加密資產不利於洗錢。我們使用Elliptic、Ciphertrace、Chainalysis 和TRM 等鏈上監控工具來確保可以識別出可能帶有製裁可能的非法資金並採取相應限制措施。

加密貨幣並不適合洗錢,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進行KYC認證很難;其次,你根本無法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將數百萬美元轉移到加密貨幣中;第三,加密貨幣是可追踪的。

看看Bitfinex 黑客,理論上你可以竊取價值 36 億美元的比特幣,但你無法在不被抓住的情況下使用它們。 

然而事實上,傳統金融系統比加密貨幣更容易受到洗錢和制裁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顯而易見,我們已經滿足制裁措施的相關要求,且加密資產對避免制裁並沒有用。

那麼,幣安是否應該單方面凍結所有俄羅斯人的加密帳戶?不如讓我換個方式來問這個問題,巴黎的咖啡店應該拒絕為俄羅斯顧客服務嗎?或者是否應該在他們消費時拿走他們的錢包?

答案是否定的,我們不會單方面凍結數百萬無辜用戶的帳戶。 

當然,如果政府引入了包括已註銷用戶在內的新制裁措施,那麼我們也會跟進這些更進一步的制裁措施。我們還與世界各地的多個政府和監管機構建立了正式和非正式的聯合工作組,他們將就未來的具體實施提供建議。我們始終擁抱監管,也希望與我們合作的政府能夠更加開放態度。

 

CZ

CEO @B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