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买币
行情
NFT
New
下载
English
USD
正文
流动性挖矿爆发一周年,DeFi如今怎样了?
链闻
2021-06-21 07:59
一个冷知识:流动性挖矿一词的发明者、第一个采用者、让这个概念盛行的推动者,是三个不同的项目。
撰文:潘致雄
一年前,去中心化金融(DeFi)开始逐渐受到加密货币社区广泛关注,但是如果没有「流动性挖矿」(Liquidity Mining)和「收益耕种」(Yield Farming)概念的影响,DeFi生态可能不会在这一年的时间内如此快速的发展,也很可能不会有后来的「DeFi Summer」。
回顾这一年取得的成绩,DeFi生态的发展速度超乎想象,随便举例几个数据都能发现是以百倍计的,比如,借贷资金量提升了170倍,交易用户数增加了140倍,锁定在DeFi的智能合约中的资产总量增长了140倍,等等。
虽然「流动性挖矿」一词既不是Compound他们发明的,也不是他们最早采用的机制,但是Compound却是这件事最重要的推动者。网络中可以搜索到的关于流动性挖矿的信息几乎也都是在Compound推出「借贷即挖矿」之后,从这个时间点来看,离现在刚好一年的时间。
自此之后,流动性挖矿变成为了DeFi协议上线初期最值得使用的机制,甚至成为了一套标准「模板」,很多项目都会基于这套模板再加上自身的特性微调。
而参与「流动性挖矿」的用户分为了两大类:
  • 一类是「挖卖提」的大鲸鱼或机枪池,直接将获得的代币奖励卖出变现;
  • 另一类是期待通过这类方式参与一级市场代币分发的用户,可以通过这套机制与项目共同成长。
反面的观点则认为,这套机制带来的「套娃」风险(比如协议之间互相组合挖矿)可能会增加整个DeFi生态的系统风险,而分发的方式如果没有经过精确设计也可能会过早透支协议的成长性。就像Uniswap在尝试过几次流动性挖矿活动之后就停止了,直到V3版本发布后还未开展新的活动,或许也是在设计更合理的方案。
无论如何,这套机制还是很好的调动了加密货币社区和用户参与DeFi协议的积极性,而且已经成为了所有新项目必不可少的一环了。
在流动性挖矿盛行一周年之际,我们希望从数据上回顾DeFi生态在这一年之间到底取得了哪些成绩,又造成了哪些影响——必须指出,DeFi的兴起并完全由「流动性挖矿」这一个因素导致,但这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流动性挖矿这个词是谁发明的?

探寻流动性挖矿(Liquidity Mining)一词最早的出处,可查的来源是开源自动化交易工具Hummingbot。大家在2020年6月时开始使用这个词汇,而Hummingbot团队要比这早半年多的时间。
Hummingbot是一个偏向于专业用户的工具,所以普通用户可能并不知道。
该团队最早曾于2019年11月1日在博客中宣布「推出流动性挖矿功能」,后来在12月的0.20.0版本中开始加入相关的功能,又于2020年2月的0.23.0版本中开放了Beta测试,初期支持的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分别是币安和0x Mesh等。
在Hummingbot最早的定义中,「流动性挖矿」特指为交易所提供流动性,后来DeFi行业进一步泛化了这个词的概念,可以使用在借贷或者其他金融应用中,因为这些服务也需要有一方提供流动性。而后来又逐渐演化出又一个新名词:「收益耕种」(Yield Farming)。
Hummingbot对于「流动性挖矿」的定义非常精准和完整,这里可以欣赏一下他们的解释:
「我们把这件事称为『流动性挖矿』是因为它的概念很类似于PoW的挖矿。相比较使用矿机和电力,流动性挖矿利用计算资源和代币库存以运行Hummingbot的做市客户端。通过与其他参与者竞争以获得经济激励,他们的共同努力可以实现一个共同的目标,为特定的代币和交易所提供流动性。作为回报,他们会根据算法定义的模型,得到与他们工作相称的补偿。」
Hummingbot团队还同步发布了名为「流动性挖矿」的白皮书,其中还有更多具体的细节,该版本白皮书的完成日期为2019年10月30日。

最早采用流动性的DeFi项目是哪个?

最早采用流动性挖矿机制的DeFi协议可能是合成资产协议Synthetix,他们最早于2020年2月推出了流动性激励活动,比后来2020年6月开启的DeFi热潮早了近4个月的时间。
Synthetix当时还未使用「流动性挖矿」这样的词,而是称之为「LP奖励系统」,其中LP是流动性提供者的缩写,后来他们还使用了「流动性激励试验」之类的说法来描述流动性挖矿活动。
从机制上来说,Synthetix推出的激励活动和后来的流动性挖矿类似,第一次活动是为那些在Uniswap上提供合成资产流动性的用户进行奖励,首个支持的交易对是sETH/ETH。
当然,要获得奖励的完整链路还是挺长的:用户首先需要抵押SNX换得sUSD,再交易为sETH后,还需要配上相同数量的ETH在Uniswap提供流动性并获得「LP代币」,最后将LP代币质押在Synthetix的智能合约内,后续就可以领取SNX作为奖励了。

流动性挖矿热潮是谁点燃的?

虽然早期的流动性挖矿更多的是和交易相关的场景,但是推动了流动性挖矿繁荣的其实要归功于去中心化借贷协议Compound。
Compound在2020年6月期间正式推出了治理代币COMP的分发方式,首次大规模的让其他DeFi协议认识到可以通过协议自己的治理代币,促进协议的流动性增长。
其机制也相对比较简单,用户只要常规地使用Compound的借贷协议,就可以根据借贷的资金量,分配到一定数量的治理代币COMP。当然,这个机制后来也经过了多次调整。
归功于Compound本身就是DeFi协议中规模较大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项目,而且之前一直都没有公开其原生代币的规划,所以当社区得知Compound推出「没有实际价值的治理代币」后,大家都在疯狂的讨论和研究。
当时Compound和社区并没有把他们的这个机制称为「流动性挖矿」,但这的确促使了后来其他项目使用「流动性挖矿」机制。如果在链闻上搜索「流动性挖矿」一词,会发现这个词出现的时间点就在Compound公开他们的代币分发机制前后,这应该不是巧合。
综合各方面的原因,Compound的这一事件就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也就导致了后来几个月的DeFi热潮,海外社区还称之为「DeFi Summer」(DeFi的夏天)。

流动性挖矿和FCoin的「交易挖矿」一样吗?

记得在流动性挖矿概念推出后的不久,中国国内社区有非常多的声音认为这其实和FCoin在2018年推出的「交易挖矿」如出一辙,甚至还有人认为,推出「交易挖矿」的FCoin才是「流动性挖矿」的鼻祖。
其实这两个概念最核心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基于交易数据透明化的区块链实现的「流动性挖矿」能确保整个流程是可审计可溯源的,而FCoin没能支撑下去的很大原因则是其混乱的中心化管理,托管的资产状态也不够透明。
更重要的是,虽说上述的三个项目(Hummingbot、Synthetix和Compound)所采用的机制最终都称为「流动性挖矿」,但是本质上是不太一样的机制,其中Hummingbot这个方案类似于FCoin的交易挖矿。

数据说话:DeFi这一年

总锁仓量(TVL):140倍

总锁仓量(TVL)是一个评估DeFi生态中流动性和容量的核心指标,也就是大家把多少真金白银的资产投入在DeFi智能合约中,用来为整个系统增加规模。
DeFi总锁仓量(图源:DeBank)
参考DeBank的数据,以2020年6月1日计,当时所有DeFi的总锁仓量为9.4亿美元,而最高峰是2021年5月11日,当时总锁仓量为1314亿美元,一年之内增长接近140倍。

借款总量:170倍

DeFi中有一类协议专门提供超额抵押的借贷服务,其总借款量可以体现这类协议的抵押和借贷规模。
DeFi借贷量(图源:DeBank)
以2020年6月1日计,当时所有DeFi的借款总量为1.5亿美元,而最高峰是2021年5月9日,当时的借款总量为267亿美元,一年之内增长超过170倍。

交易用户数:140倍

交易协议也是DeFi生态中最重要的设施,所以使用交易协议的用户数量(以独立地址计算)可以体现整个DeFi生态的用户规模。
DeFi交易协议用户数(图源:DeBank)
以2020年6月1日计,当日所有DeFi的交易协议的用户数为6200多人,而最高峰是2021年5月11日,当日的交易用户数为85万人,一年之内增长接近140倍。

交易量:1000倍

对于交易协议来说,交易量也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标准。特别是自今年币安智能链(BSC)上线后,其网络内的交易协议的交易量又有非常夸张的增长。
DeFi交易量(图源:DeBank)
以2020年5月31日计,当日所有协议的交易量为2230万美元,而最高峰是2021年5月29日,当日的交易量为230亿美元,一年内增长超过1000倍。

Gas Price:最高18倍

其实在DeFi Summer之前,标志着以太坊网络价格的Gas Price已经有了很显著的增长,从个位数的GWei水平增长到了几十GWei的水平了。但是在流动性挖矿启动后,Gas Price还在快速增长,直到最近才有下降的趋势。
参考Blockchair的数据,以2020年6月1日计,当日Gas Price中位数为30 GWei,而最高峰是2020年9月17日,当日平均Gas为544 GWei,3个月时间增长18倍。
Gas Price(图源:Blockchair)
有意思的是,2020年9月17日当天为Uniswap宣布发行治理代币,并进行空投,所以当日有大量领取UNI空投代币的链上交易产生。

区块容量:提升三次,累计增加50%

与比特币不同的是,以太坊的区块容量可以根据矿工投票进行调整,所以随着物理的网络、计算、存储资源的提升,矿工之间可以选择不断提升以太坊网络的容量和吞吐量的。
在2020年6月之前,以太坊每个区块的容量(Gas Limit)为1000万GWei,6至7月时便提升至了1200万GWei,7月底再次提升至1250万GWei。
以太坊每个区块的容量(图源:链闻)
直到今年4月,区块容量再次提升至1500万GWei,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

稳定币发行量:10倍

稳定币的需求量增长也非常显著,从去年6月1日的73亿美元稳定币发行量,增长至如今的705亿美元,一年时间增长了接近10倍。
DeFi稳定币发行量(图源:DeBank)

BTC跨链币发行量:48倍

随着DeFi的发展,以太坊网络对于BTC的需求增长很快,毕竟这也是一个原生加密资产,而且具有非常大的用户基数和市值。
BTC锚定币的发行量从去年6月1日的5200个BTC,增长至如今的25万个BTC,一年时间增长了48倍。
以太坊上BTC锚定币发行情况(图源:DeBank)

预言机调用次数:500倍

预言机在DeFi快速发展之前并未获得大规模的应用,但是自去年DeFi Summer之后,预言机的需求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2020年6月1日计,当日预言机调用的次数为72次,而最高峰是2020年12月18日,当日预言机调用的次数接近4万次,半年时间增长超过500倍。
DeFi预言机调用情况(图源:DeBank)

DeFi将如何继续增长?

最近我们看到了加密货币市场的颓势,一个最明显的指标就是Gas Price在下降,其他数据也有各种程度的下降.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太坊的DeFi生态碰到了天花板呢?
其实从数据来看,现在的DeFi生态还是一个小婴儿的状态,虽说以太坊的TVL现在已经跌至了560亿美元的规模,但更多的资产还没进入DeFi生态。
做个简单的计算,如果将:「以太坊的市值+以太坊链上稳定币和BTC的市值+以太坊链上市值最大的5个项目(UNI、LINK、MATIC、AMP、AAVE)的市值」,这个规模约为4000亿美元。这样看来,560亿美元也就占4000亿美元的14%而已,这其中甚至还没包括以太坊链上数以千计的长尾代币。
除了资产规模之外,目前的以太坊受限于吞吐量的限制,很多交易类的应用也因为「太贵了」和「太慢了」,遇到了增长的瓶颈。虽说这一年内区块容量增加了50%的,但离便宜好用,还差很多距离。
幸好,近期终于有各种新一代的Layer2(二层网络)协议已经或即将上线,这也会成为DeFi下一步增长的核心基础。在新的基础设施下,会诞生一些相比「流动性挖矿」更有意思的机制,值得拭目以待。
下载币安App,开启你的加密货币之旅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推荐
换一换
免责声明: 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提示,本站所发布的任何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币安官方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