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买币
行情
NFT
New
下载
English
USD
快讯
复制链接
创建图片
更多

深度解析CC0 NFT:开放版权能否打破NFT市场死水?

蜂巢财经News
2022-08-12 15:16
原文作者:汤圆
8 月 5 日,NFT 项目 Moonbirds 创始人 KevinRose 在Twitter上公开宣布,将 Moonbirds 和 Moonbirds Oddities 系列 NFT 转为「CC0 模式」,并成立 MoonbirdsDAO,支持任何用户基于此 NFT 项目再创作或衍生新产品,无需购买或持有 NFT。
「CC」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的简称,「0」则代表无版权。因此,CC0 NFT 泛指没有版权限制的 NFT。创作者放弃了凝集于 NFT 作品中的一切版权,将其贡献至公共领域,任何人无需购买或持有该 NFT,外界可自由将 NFT 作品用于商业或非商业用途及再创作等。
Moonbirds 此举无疑为自身 NFT 的再创性打开了空间,但它突然的开放态度反而引起该 NFT 收藏人和持有者的不满。一来,这一想法并没有向社区征询建议,属于开发方自行决定,有违区块链的社区精神;二来,有不少用户最初选择购买 Moonbirds NFT,原本是指望开发方通过运营给该 NFT 资产赋能。
尽管用户不太理解,但业界的创业者和资本似乎正在形成倡导 NFT 开放版权的趋势,这从近期公域空间关注 CC0 NFT 的声音即可见一斑。
8 月 3 日,知名加密风投机构 a16z 更是发文解析“为什么 NFT 创作者正在转向 CC0 模式。
资本一呼号,像素 NFT 项目 Nouns 开始受到市场关注,该项目从 2021 年 8 月创建之初就采用 CC0 无版权方式发行了 NFT 系列,支持任何用户基于此 NFT 项目衍生新作品。
Nouns 是首个从一开始就做 CC0NFT 的项目,尽管在 NFT 爆火期没有出名,但当 CC0 模式成为关注焦点后,市场突然发现,它悄然在 NFT 领域占据了位置,开放版权为它延续了活力,成功的跨界合作案例也展现了开放版权带来的好处。今年年初,Nouns NFT 系列中的经典方框眼镜元素(Nouns Glass)出现在百威啤酒投放在橄榄球赛事超级碗的广告中,线下还制作了实物眼镜周边。
为什么 NFT 项目在当下开始尝试开放版权?
有观点认为,NFT 开始向 CC0 转向,不仅是因为突然有了成功案例,而是当下加密市场环境的倒逼。主要面向 C 端的 NFT 市场开始感受到熊市的寒冷,进入加密市场的新增资金在减少, NFT 市场交易量和用户参与度都在下降,红利期正在结束,新项目也陷入了「重复造轮子」的困境,毫无新意。
NFT 项目想要在存量市场的搏杀中分一杯羹,需要改变销售 NFT 的运营思路。而 NFT 的优点之一是可编程,有这样的属性,闭门造车远不如让大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集思广益。无需购买的开放版权模式可能会损失 NFT 的销售额,但外部的创造力给项目带来新机会却是无价的。
那么,相较于知名的无聊猿 BAYC、加密朋克头像 CryptoPunk 等 NFT 项目,CC0 类 NFT 有何区别?市场上已经有哪些 CC0 NFT?它们发展如何?本期 Web3 蜂窝将带来解析。

「版权问题」限制 NFT 项目扩展

公众对 NFT 的版权认知大概 CryptoPunks 引起的一系列故事而激发的。
Larva Labs 创建的朋克像素头像 CryptoPunks 系列一直是 NFT 市场的龙头项目,加密爱好者们抢购这一系列的 NFT,将之设置为个人社交头像,以此标榜着自己的加密社区性,这意味着,CryptoPunks 的持有者对该 NFT 有所有权。
火爆的时候,很少有人计较过“我能否对 CryptoPunks 进行再创作或者商业化”。直到 2021 年底,Larva Labs 以「侵犯著作权」为名,向 OpenSea 提出下架多个衍生项目的要求。其中,最著名的「侵权」衍生 NFT 项目为 CryptoPhunks。在命名上,这个项目比 CryptoPunks 多了一个「h」,头像的视觉内容则是将原版的像素头像们左右颠倒,项目整体像是原版的山寨。
Larva Labs 的下架要求最终得到了 OpenSea 的满足,但这也留下一个疑问:CryptoPunks 的所谓版权到底包含哪些?该项目此前从未对外明确,似乎默认版权归发行方所有、所用,持有人不具备商业使用权。
真正引发 NFT 藏家注意到 CryptoPunks 版权问题的是另一件事。2021 年 8 月,Larva Labs 与好莱坞代理机构 UTA(United Talent Agency) 签署代理协议。这个合作透露出,CryptoPunks 一直在寻求与电影、电视、视频游戏和其他娱乐平台的版权合作机会,试图从 B 端获得收益。外界猜测,这是 Larva Labs 一直不愿向 NFT 持有者授予类似商业许可的原因。
这一下激起了 CryptoPunks 持有者的愤怒:我投资了你的 NFT,你已经从我这儿赚了钱,但你似乎不打算把回报分我一部分,这不符合「价值回归用户」的 Web3 精神。
也是在那时起,NFT 关注者也开始因版权问题而在市场中寻找 CryptoPunks 的反例,另一个 NFT 头部项目无聊猿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则刚好是明示了版权的范本。
开发方 Yuga Labs 表示,BAYC NFT 的所有权和商业使用权在发生交易时就会被授予买家。
BAYC 开创了「NFT 版权属于买家」的先河,允许持有人将之当做藏品来使用,同时也可以对持有的 NFT 进行商业化衍生。
有了这个基础,潮牌中国李宁才会购买#4102 号的 BAYC 无聊猿。获得该 NFT 后,中国李宁快闪店请「无聊猿」当主理人的消息被大众广泛关注,不仅如此,李宁品牌与无聊猿元素进行了结合,出品了衣服和鞋子等周边、举办相关展览。
无聊猿与实体品牌的结合给这个 NFT 圈的 IP 获得了新一轮的曝光量。扩大 NFT IP 在圈外的知名度,对 IP 本身和 NFT 的持有者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无聊猿开放版权为 Yuga Labs 留下了更多的机会,今年 3 月,该公司干脆收购了 CryptoPunks,宣布开放该像素头像 NFT 系列的商业版权,这个 NFT 系列的版权至此终于明晰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BAYC、CryptoPunks 的版权仅对购买它们的持有者开放,仅支持使用基于购买的 NFT 本身进行创作和开发衍生品,但不能使用这两个系列的品牌名称和标识。
举例来说,中国李宁购买 BAYC #4102 NFT,只能使用#4102 的无聊猿形象,可以把该号码的无聊猿图像印在 T 恤、帽子、鞋子上商用,但不能更改或再创作该猿猴形象。另外,中国李宁只能在衣服上标注「BAYC#4102」或者「#4102」这个编号,而不能直接使用 BAYC 系列的品牌 logo 和名称。
可见,BAYC NFT 的所有人只能基于持有的某个无聊猿形象进行衍生品的开发,NFT 的编程属性不对外开放,这样限制了 BAYC 更多的使用场景,比如在元宇宙中与其他 NFT 的交互。如果市场爆发出这样的需求,这就需要 NFT 开发者开放更多的权利属性。

CC0 给 NFT 项目打开创新空间

即便 Yuga Labs 开创了开放版权的先河,但此前的 NFT 市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面向 C 端的 NFT 藏品供给不断,消费者在投资赚钱的刺激下纷纷入手,一些 NFT 价格也随着市场热情的涌入不断被推高。但一切都在加密资产市场的整体下行中戛然而止。
根据 NFTGO 数据显示,自进入 5 月份以来,NFT 交易量不断萎缩。近期,NFT 日交易总量大概在 1.5 亿美元,与今年 1 月的 22 亿美元以上的日交易额相比大幅缩水。
NFT 市场一下变成存量市场,新老 NFT 项目都在卯足劲吸引新用户,地板价过高的老项目主动衍生新品,降低用户消费门槛,比如无聊猿 BAYC 发行了低门槛的变异猴 MAYC,相较于地板价 78 ETH 的 BAYC,MAYC 的地板价仅为 18.8 ETH。
尽管如此,NFT 市场活跃度降低还是成为了现实,市场需要一个新的刺激,打破这一潭死水。CC0 无版权 NFT 开始进入用户和资本的视野。
全称为「Creative Commons Zero」的 CC0 事实上不是专属于 NFT 世界的新概念,CC 是「共享知识产权」的英文简称,Zero 则代表着极致的「0 版权」。共享知识产权由非盈利组织 Creative Commons.org(知识共享组织)提出,倡导作者有选择的开放作品版权,通常指创作者自愿放弃了对作品的一切版权,并将其贡献于公共领域,支持任何人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或进行再创作,成为人类共同的知识财产。
每年的 1 月 1 日是国际公共领域日(Public Domain Day),用以纪念那些为公共知识贡献版权的作品。根据不同国家的版权规定、知识产权法律,每年的新年第一天,都会有音乐、图书、艺术品、诗歌、电影等领域的作品贡献至公共领域,这些作品的版权将对所有人开放。这意味着,原始创作者或版权所有者放弃了他们的专有权,作品可以免费供所有人使用。
对沿用了 CC0 的 NFT 项目来说,创作者放弃了它对某个 NFT 的版权,并决定开放给公共领域。任何人都可以在无需许可的情况下,自由修改内容或再创作,还可用于商业用途,且无需持有或购买开放了版权的 NFT。
以刚刚宣布采用 CC0 许可的 Moonbirds 为例,即使你不持有一个 Moonbirds NFT,你也可以对 Moonbirds NFT 形象进行更改、再创作、衍生新作品或制作商品进行销售,所获收益归自己所有,如此行事也不会被告侵权。
和 BAYC 这类也表示开放版权的 NFT 项目相比,有 CC0 许可的 NFT 项目在生态建设和商业模式运作上各有不同。

运作形式

BAYC 们更像是一个「PGC 品牌」,由专业的项目方负责输出,或引导用户输出 NFT 相关内容。官方主导项目路线发展,定期回报最新进展,以此来打造一个 NFT 的 IP 品牌。
CC0 类 NFT 项目更像是一个「UGC 平台」,由用户主导或输出 NFT 内容,NFT 项目方提供基础的元素组件或理念,用户可以根据自己所需自建内容。比如,用户可以建立一个 DAO 组织来共建项目生态,或者基于 NFT 衍生一个新游戏或实物等。CC0 类 NFT 项目放弃了 IP 所有权,让每个用户都有机会参与这个 IP 创作,此时的 NFT 项目更像一个生态孵化器。

生态结构

BAYC 类 NFT 像一个品牌公司,项目的推动以开发方为主,用户受领导,它是自上而下的。比如,BAYC 项目,它由 Yuga Labs 发行,后期成立了 DAO 组织,发行了 Token APE,最近又上线了基于此 NFT 角色制作的元宇宙项目 Otherside。这些进展都是由 Yuga Labs 公司在主导推进,用户除了有消费者的属性外,还可以在 DAO 组织中表达建议、做出贡献,但不是主导方。
CC0 类 NFT 项目更像一个基建平台,作为基础设施孵化无数的衍生项目,它是一个横向的、不断衍生的过程,一个 NFT 元素很可能就衍生无数个新项目,这些衍生项目会反哺原 NFT,形成多利益方的生态系统。比如 Nouns,基于该 NFT 项目衍生的产品有上百个,光「方框眼镜」元素衍生就衍生出了多个 NFT 项目,该项目独立运行,有自己的开发团队和新理念,出售的 NFT 所获得的收益也归自己所有。
从运作形式和生态结构看,CC0 类 NFT 项目与生态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版权下放给普通用户释放了诸多参与机会,相当于下沉了市场,触达了更多的实际商业使用场景。用户自发的自传播效应也能快速积累大量注意力、资金和人才,越多人加入则会越激发创造力。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适合 CC0 无版权模式,这种模式更适用于作品具象化特征不明显的 NFT 项目,因为这样的项目能留给创作者更多的延展空间。比如,早期红极一时的文本格式 NFT 项目 Loot,虽没有明确表示自己是 CC0 无版权模式,但是由于每个 NFT 图片仅仅由几行文字组成,给予了创作者更多想象力和创作空间,用户能基于该项目提供的模块化内容,创建不同的产品,如游戏、NFT 藏品等,在运作形式上更符合 CC0 理念。
另外,想要运营一个成功的 CC0 NFT 项目,运营难度相对较大,平台或生态类的结构注定了衍生项目与原生项目之间会产生较多的利益相关方,这非常考验原生项目和 DAO 组织协调资源的能力。

CC0 NFT 项目 有哪些?

目前,已经由不少开发者在为创建 CC0 无版权模式的 NFT 平台而努力,这些 NFT 项目包括早期的 Nouns、小火柴人 mfers、以妖精形象为主题的 Goblintown,如今又加入了 Moonbirds。

CC0NFT 开创者 Nouns

简介
Nouns 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 CC0NFT 项目,创建于 2021 年 8 月,每个 Nouns NFT 可根据人、事物和地点来自动生成。
Nouns 创始人花名为「4156」,他原是加密朋克 CryptoPunks#4156 的持有人和坚定的支持者。根据公开信息,他曾多次因为版权问题询问 Larva Labs 但未得到回复,对该公司的版权限制非常不满。最终,他将持有的 CryptoPunk#4156 以 2500 ETH ( 当时市场价约为 1025 万美元 ) 的价格出售。与 CryptoPunks 分道扬镳的同时,他创建了首个 CC0 NFT 项目 Nouns。
Nouns 的方框眼镜元素(NounGlasses)已经出圈。今年年初,该项目与百威啤酒跨界合作,方框眼镜出现在了橄榄球著名赛事超级碗的广告中,实体眼镜以赠送的方式抵达用户手中,一时引起市场关注。
特点
在发行方式上,Nouns 与以往 NFT 项目一次性发行上万个图片不同,它每次仅发行一个 NFT。从 2021 年 8 月 8 日开始,Nouns 协议每 24 小时生成并拍卖一个 NounNFT,到今年的 8 月 10 日,Nouns NFT 的编号已经到了 404,即目前的发行量为 404 个,发行总量无上限。
8 月 10 日,Nouns 发行编号为#404 的 Noun NFT
在外形上,每个 Noun NFT 是像素风的人物角色,共同特点是戴着方框眼镜。据官方介绍,Nouns 由 5 个预定的特征随机组合而成,2 个背景、30 个身体结构、137 个首饰元素、234 个头部元素、21 个眼睛元素。如果按照随机组合排列,Nouns 总共可生成 403930380 个 NFT。按照每天一个的产出速度,可以连续产出 11 万年。
8 月 10 日,Nouns 在 OpenSea 上显示的地板价为 94 ETH,约为 16.9 万美元,统计显示,持有该 NFT 的钱包地址数为 238。
理念
Nouns 致力于探索 CC0 无版权 NFT,寻求建立可行的开源 IP 知识产权。项目创作者主动放弃了该 NFT 的版权和商业使用权,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Nouns 的名称、字符、图片元素进行再创作。即使你不拥有 Nouns NFT,你也可以利用 Nouns 的品牌和风格,创造自己的电影、游戏、服装等。
Nouns 将自身视作基础应用层,供他人使用和构建,已经成立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Nouns DAO,每个 Noun NFT 的收益都会自动归入 Nouns DAO 组织。财库资金主要用于 Nouns 生态对建设者和优秀项目的扶持。持有 Noun NFT 的用户可以用投票的方式决定 Nouns DAO 的资金(ETH)用途。迄今为止,Nouns DAO 中积累了 26730 ETH,价值 4480 万美元。
与百威啤酒跨界合作时,Nouns DAO 向百威啤酒发行的「Bud Light N3XT」NFT 捐赠了一个 Noun NFT,方框眼镜元素就此出现在品牌广告中。Nouns 与 Bud Light N3XT 项目合作制作了眼镜实物,凡是购买「Bud LightN3XT」NFT 的用户,都会得到这款眼镜。
Nouns 与 Bud Light 合作推出实物眼镜
基于 Nouns 已经衍生了上万个项目,其中,获得 NounsDAO 支持的项目有 148 个,这些项目包括 3D Nouns 人物形象、游戏等线上产品,还有实物服装、眼镜、贴纸等线下产品,较知名的 NFT 项目为 Unwrapped Noundles 和 Lil Nouns。

Meme 风小火柴人 mfers

简介
mfers 也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 Meme 类 CC0 NFT 项目,创作者放弃了项目的版权,支持任何人的二次创作。
该项目去年 11 月底面世,由推特上的 KOL Sartoshi 创立,他基于 Youtube 火柴人父子对话表情包《Are You Winning Son?》为灵感,创建了 mfers NFT 系列,该 NFT 的形象由一个个简笔画的火柴人构成。今年 6 月 10 日,Sartoshi 宣布退出 mfers 并注销推特,他将智能合约移交给了社区。
特点
mfers NFT 总量为 10021 个,初始铸造价格为 0.069 ETH。8 月 10 日,该系列的地板价为 1.07 ETH,约为 1800 美元左右。
mfers 初始铸造价格为 0.069 ETH
mfers 有别于 Cryptopunks 等多数由算法程序自动生成的 NFT 合集,它最大的特点是所有 NFT 都是由 Sartoshi 本人手绘的简笔画,每个 mfers 的小火柴人形象大多数都是戴着耳机、抽着烟、双手忙于电脑键盘,整体造型让人感受到一股「丧文化」,深受加密圈喜爱。
运营情况
采用 CC0 无版权模式的 mfers,允许任何人对它复制、转发或进行二次创作,创始人 Sartoshi 表示,这个项目并没有路线图、没有官方社区,项目的规划、运营、发展都以 mfers 社区成员的自主意识为导向。因此,它也被用户戏称为「三无产品」。
也正因足够开放,mfers 让 NFT 用户从内容接收者的被动身份转化为主动参与项目生态的建设者角色,社区中有人忙于品牌建设,有人自发组建社区沟通、组织线下活动,还有人自掏腰包进行 mfers 的实物产品设计,并将 mfers 的小火柴人放在了广告牌上。
目前,mfers 衍生了各种各样的周边产品,比如 T 恤、帽子、滑板、线下品牌咖啡店等,3D 版本的 mfers 也出现了, NFT 类衍生项目包括 mfers ahead(正面版小火柴人)、以女性形象为主题的 the mferchicks、以猿猴形象为主题的 Ape mfers 等等。

丑精灵 Goblintown

简介
Goblintown NFT 系列基于以太坊创建,它以 Goblin 妖精为主题,发行了图像类 NFT,于今年 5 月 21 日上线。启动初期,用户只需支付链上 Gas 费即可铸造该 NFT。8 月 10 日,Goblintown NFT 的地板价为 1.5 ETH,约为 2700 美元。
特点
Goblintown NFT 的发行总量为 9999 个,妖精形象并不可爱,干脆就是丑,因此有人不太欣赏这种画风,但也有人喜欢它的怪异。
Goblintown 怪异画风
Goblintown 在上线时就宣布自己是 CC0NFT,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对它进行商业化运作或再开发。相比有清晰项目规划的 BAYC、Azuki 等知名 NFT,GoblinTown 同样属于「三无项目」——没有路线图,没有官方社群,实用性自己看着办。
由于 Goblintown 的 CC0 许可,它在启动初期就迎来了一波衍生 NFT。哥布林女孩 (Goblin Grlz)、哥布林宝宝(BabyGoblintown)、哥布林汉堡(Gtburgers)甚至哥布林尿尿(GoblinPiss)等妖精元素的 NFT 头像扎堆出现在市场上,这些衍生 NFT 的地板价极低价,吸引了一批玩家购买。
CC0 给衍生项目带来露头机会,衍生项目的增多也顺带增加了 Goblintown 的曝光度,反而说明了市场对原创项目的认同。Goblintown 一度成为加密熊市环境下启动最成功的 NFT 项目之一。

半路转型的「月鸟」团

简介
Moonbirds 是由 PROOF 公司推出 NFT 头像系列,也建立在以太坊上,形象主要素是卡通猫头鹰,发行总量为 10000 个。今年 4 月 16 日,Moonbirds 开启公铸,初始铸造价格为 2.5 ETH。8 月 10 日,Moonbirds NFT 系列的地板价为 14.5 ETH,约为 2.5 万美元。
Moonbirds 卡通猫头鹰形象
Moonbirds Oddities 是 PROOF 近期新推出的 NFT 系列,形象是卡通奇异鸟,以像素风为主要风格。该项目于今年 7 月正式上线,发行总量为 10000 个,部分空投给了 Moonbirds 持有者。8 月 10 日,Moonbirds Oddities NFT 系列的地板价为 0.78 ETH,约为 1388 美元。
Moonbirds Oddities 奇异鸟形象
特点
Moonbirds 刚推出时,交易量一度超越了 BAYC 和 CryptoPunks。该 NFT 之所以热卖,其背后的开发团队 Proof Collective「俱乐部」是很大的动因。
Proof Collective 由 1000 名 NFT 收藏家组成,其成员包括了 NFT 圈内知名的加密艺术家 Beeple(Mike Winkelmann)和投资人 Gary Vaynerchuk 。该俱乐部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Rose 和 Justin Mezzell 在 NFT 领域也非常有影响力,前者是区块链投资机构 True Ventures 的合伙人,不仅搞投资,还主持着一个加密资产领域的流行播客。
争议
Moonbirds 在成立初期没有对版权情况明说,直到 8 月 5 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KevinRose 公开宣布,Moonbirds 和 MoonbirdsOddities 系列 NFT 将转为有 CC0 许可的项目,支持公共世界中的任何人来创建和衍生新项目。
半路转向 CC0 的 Moonbirds 引起 NFT 持有用户的不满。
有人表示,当初以高溢价购买 Moonbirds NFT,是因为看重背后 PROOF 公司的实力,等着团队给「月鸟」赋能,如今转向 CC0 会稀释 IP 价值。也有人猜测,把项目版权贡献给公共领域可能意味着 PROOF 团队的退出,团队光环不再,Moonbirds 的价值就需要重新评估,那么当初因团队背景选择购买的用户的利益谁来保护?
对于用户的疑问,PROOF 官方尚未做出回应。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