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买币
行情
NFT
New
下载
English
USD

加密资产等于洗钱?拒绝污名化,为加密资产正名!

2022-05-30

人们反对加密资产的理由通常有两个。第一,加密资产没有实际用处;第二,加密资产就是用来洗钱的。显然,说加密资产没有实际用处是站不住脚的;但加密资产是不是真如电视上的专家和反对者所说的那样,成了洗钱行为的法外之地呢?  

答案是否定的。 

意图给加密资产冠以“洗钱天堂”罪名的人会发现以下“令人不快的事实”。

专注加密资产及区块链领域的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有数据显示,2021年通过加密资产完成的交易中只有0.15%与非法行为有关联。

根据联合国估计,通过传统法币(现金)完成的交易有2-5%(以美元计约为8000亿—2万亿美元)与非法行为有关联,也就是说,每年有近一万亿美元的资金被用于非法用途。

加密资产的反对者竭力想制造这样一种叙事,即包括币安在内的大型交易平台从来没把反洗钱和透明度协议当回事。然而这一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

最近,一名记者自称手上有币安在2017—2022年为洗钱行为提供便利的证据,涉及金额高达25亿美元。后经与Chainalysis相关人员核实,这名记者显然是不懂数据,也不懂区块链的运作原理。 

加密资产其实并不适合用于洗钱。首先,KYC流程非常严格,还不如在小型本地银行或地区银行用假身份开设账户;其次,加密资产的大笔资金流动很难不引起注意;第三,加密资产的流向是可追溯的。即便是所谓的“隐私币”也比传统的现金透明度更高、更易追溯。

相比几乎无法追踪的现金,区块链被证明是最有力的执法工具之一。由于区块链具有不可篡改性和公共性,执法部门可以对加密资产洗钱进行调查和追踪,比调查现金洗钱容易多了。 

以Bitfinex攻击为例。从理论上说,不法分子可以成功偷窃价值36亿美元的比特币,但一旦使用这些币,就会被发现,从而被抓获。  

此外,假设去年共有1万亿美元的资金涉及洗钱行为,那么加密资产的占比估计只有0.86%,再一次说明加密资产并不是洗钱的合适手段。 

不过,尽管传统金融体系比加密资产更易被洗钱和破坏制裁的非法分子利用,作为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的币安还是积极参与打击全球洗钱行为。

打击有组织和国家支持的犯罪行为

币安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反洗钱系统,聘请了行业内外经验最丰富的反洗钱调查机构,并定期为执法部门提供线索和其它信息,协助识别和阻止犯罪行为。 

由于区块链上的交易不可篡改且完全公开,通过加密资产进行洗钱的行为很快就会被发现和阻止。如果有人指控币安平台上有洗钱行为,只需查一查交易记录便可知道真相。

诋毁者还会有意混淆“直接”和“间接”关联,并摆出了充值数据。这是什么意思呢?

举个例子,假设一个毒贩将一包毒品塞进你家的信箱,显然你无法提前预防这种行为,但发现这包毒品后,你有责任联系执法部门并为他们提供找到毒贩子的所需信息。

因此,币安投入数千万美元打造了全球最顶尖的网络取证团队,成员包括全球超过120位安全和行业专家,其中就有曾任职于美国IRS、FBI、特情局、欧洲刑警组织、荷兰和英国警察机构,以及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级机构的前高级执法调查人员。

然而,媒体对此却鲜少报道。币安团队不仅和执法部门紧密协作,还曾为打击Hydra和Lazarus等网络犯罪组织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Lazarus

下面,我们来解读最近针对朝鲜政府控制的网络犯罪集团Lazarus的指控。

币安积极分享情报,帮助执法部门梳理朝鲜犯罪集团在全球的运作网络,还通过内部调查阻断来自朝鲜的资金流进入平台。朝鲜政府尝试使用的交易平台当然不止币安一家,但我们认为没有一家交易平台采用了币安这样的严厉打击手段。

例如,很多币安团队成员都参与了最初的调查,通过调查找出了犯罪集团,并且追溯到平台有2.5亿美元资金被盗,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其它交易平台。

来源:Chainalysis

标题:流入攻击者钱包的资金流,以及进入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路径和涉案价值

此外,在近期Ronin/Axie Infinity遭到Lazarus盗窃事件中,有一大部分资金都直接流向其它大型交易平台,另一大部分则流向Tornado Cash的混币服务。经过币安和Chainalysis的通力合作解除混币并与执法部门协作,终于冻结了价值约580万美元的加密资产。

Lazurus 还攻击了一个总部位于斯洛伐克的交易平台Eterbase。目前,币安无法透露任何与斯洛伐克国家警察接触的相关信息,但可以透露的是,关于Lazarus曾在多个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开设多个匿名账户的说法,币安已经收到来自斯洛伐克政府的请求并全力配合查找Lazurus在币安及其它交易平台上的相关账户。

朝鲜特工人员采用极其复杂的手段避开所有金融企业设下的限制,这些手段包括设立幌子公司、伪造仿真度极高的文档、使用第三方IP地址、使用VPN等。不过,币安还是成功找出并关闭了与之相关联的多个账户。

多年来,朝鲜都试图通过多个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和传统银行进行洗钱活动,而币安在识别、打击这些洗钱行为方面承担了行业领导者的角色。我们积极与各执法部门合作,通过共享情报、冻结账户、在被窃资金流出平台前及时关闭网络等方式协助打击朝鲜的非法行为。

Hydra

Hydra是俄罗斯的一家暗网平台,在执法部门的详细调查和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的协作之下,这张暗网终于走向终结。而负责这一执法过程的人员中就有不少人现在已成为币安的职员。有些媒体声称币安 才是Hydra背后的关键平台,这简直是荒谬至极。 

从币安的角度看,执法部门关于Hydra事件的最初调查请求不仅发送给了币安,同时也发送给所有大型交易平台。而币安是首个响应并提供协助的平台。根据Chainalysis等工具平台的回顾数据,每一个大型交易平台都与Hydra有间接关联。而且有意思的是,为Hydra运营提供资金甚至做东的机构,传统银行业(非加密资产)反而更多。 

如果没有加密资产,Hydra事件可能永远无法结案。正是因为加密资产能够追踪资金流,找到暗网源头,这桩案件才得以了结。

令人伤心的是,一家跨国媒体不仅不报道币安在打击犯罪中的行业表率作用,还声称币安与Hydra的7.8亿美元资金有直接关联。这一指控完全不属实,我们认为在打击俄罗斯洗钱犯罪行为中,币安采取的行动比任何一家加密资产交易平台都多,包括将Suex、Chatex、Garantex下架等。

用户安全至上

我们也会看到,电视上的专家声称加密资产行业一致认为KYC流程是“累赘”,这当然是错误的。币安认为严格的KYC实践无论对币安的安全还是用户的安全都非常重要。加密资产要实现普及,唯一的途径就是为新用户提供更好的保护,而KYC就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加密资产欺诈”报道很少提及的一点是,大多数受害者最初的一笔交易是通过传统银行完成的。通常,骗子会通过社交媒体、电子邮件、手机消息等渠道找到下手目标,然后以电脑被锁、亲人救命、支付罚款免除牢狱之灾等理由,引导受害者从银行账户进行大额转账。

币安目前正在与执法部门、司法机关以及银行合作,巩固自身的“防御”系统,防范上述诈骗行为以保护用户。例如,我们近期在澳大利亚发起了一项活动,鼓励用户了解常见诈骗的防范手段。 

此外,我们也不断与全球领先的加密资产领域专家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就在上周,币安就与数据分析公司Kharon以及云原生背调提供商Neterium建立了伙伴关系,进一步强化自身的KYC能力以及对平台上加密资产相关非法行为的识别能力。 

“令人不快的事实”

那么,最后的结论是什么?大多数洗钱行为是通过传统银行体系而非加密资产这一事实对加密资产反对者来说也许是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

还有一个令某些人不快的事实是,币安在协助执法部门处理网络和金融犯罪方面承担了重要的领导者角色。例如,在过去几周,我们帮助了美国缉毒署确定100多个与墨西哥毒品洗钱案有关联的账户。这是我们的日常工作,同时也是我们与执法部门协作卓有成效的关键支柱。

事实上,是币安的专家调查团队利用区块链的追溯功能找出并成功打击包括Hydra Market在内的加密资产领域最恶劣的行为者。专家们将继续发挥好他们的技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安全保护,并协助执法部门打击并摧毁试图利用区块链从事犯罪活动的任何组织。

另外,我们还要认识到,媒体对加密资产和币安的攻击不会停止。一些大型新闻机构会继续受到意图遏制加密资产和币安发展的行为者的影响。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币安作为行业领导者,定会担起领导者的责任。同时,我们认为一个健康的媒体生态应该是强大、公正、独立的,也希望媒体所发布的内容能够遵守新闻诚信的最高标准,而不是受别有用心之人的误导。

那么币安自己呢?我们会继续做好两件事——保护用户、建设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