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买币
行情
NFT
New
下载
English
USD

币安第12次BNB销毁 | 币安CEO赵长鹏“CZ”回顾季度亮点及三周年历程

2020-07-17

在第12次BNB销毁(2020年4月-6月)中,币安总共销毁了3,477,388枚BNB,总价值6,050万美元。币安CEO赵长鹏对币安三年的历程进行了回顾。

亲爱的币安用户:

币安已经完成了第12次BNB季度销毁,共销毁3,477,388枚BNB。本次销毁覆盖时间为2020年4月至6月,体现了币安现货交易平台、杠杆交易平台、合约交易平台的交易活动,以及各项目和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BNB使用情况。本次永久销毁$60,500,000美元等值BNB。

这是迄今为止就BNB销毁数量及对应法币价值而言最大的BNB销毁行动。详情请参考转账[链接1 | 链接 2]及销毁相关链接。

我将借此机会分享我的一些想法及币安一路走来所取得的成就。恰逢币安三周年,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币安过去三年的历程

第12次BNB季度销毁体现了我们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运营情况。在此期间,我们取得了以下里程碑:

  • 币安合约交易平台继续保持加密资产合约交易平台的领先地位,其永续合约种类已从24种增加至32种。该平台也推出了季度交割合约,目前已经上线了两个交割合约。

  • 我们推出了币安期权产品,目前已上线BTC、ETH、XRP产品。

  • 我们推出了币安杠杆代币,解决了现有杠杆代币的重大问题。

  • 我们继续拓展法币-加密资产通道。币安现货交易平台现有30种法币-加密资产交易对,币安C2C平台现已支持31种法币

  • 本季度结束前,币安平台已经支持在180多个国家通过信用卡直接购买加密资产。

  • BUSD已成为全球5大稳定币之一,发行价值超过10亿美元,市值高达2亿美元

  • 本季度伊始,我们收购了加密资产信息门户网站CoinMarketCap(CMC)。自那时起,我们开始帮助CMC团队进行一系列产品迭代,同时保持其独立运营模式。

  • 本季度末,我们收购了加密资产借记卡平台Swipe。之后,我们与其共同推出了币安卡,未来币安用户只需轻松一刷,即可在全球各地使用加密资产消费。

  • 有两项重大投资标志着我们向新市场和新领域的扩展。 我们投资了印度尼西亚第一家受监管的交易平台Tokocrypto,该交易平台由币安云提供技术支持。并通过TravelbyBit和Travala的合并,涉足加密资产在线旅行服务行业。

  • 我们通过与Brave浏览器、BitPayBittorrent等行业领导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推动加密资产的普及。

  • 我们上线了自己的矿池 - 币安矿池,提供目前市面上最优惠的费率。币安矿池已成为全球10大矿池之一,最高排名全球第6。

  • 币安慈善的“加密资产行业抗击新冠疫情”计划已募集近400万美元善款,并已向20多个国家分发援助物资。

币安三周年

在庆祝币安三周年之际,我感到非常欣喜,与其说是因为我们取得的成绩,不如说是因为我们团队在过去三年间付出大量努力,不断攻克难关的拼搏精神。这是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幕后,我们团队经过了浴血奋战才将一个个严峻挑战转变成“幸运”。

价值可以生吃了战略 

有些人提出了“文化可以生吃了战略”,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是币安的文化非常多元化,一些关键的“战略”决定不是我们或者我本人做出的,至少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许多“战略”展示了我们在应对挑战时的立场和态度。我们须根据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做出艰难的选择,决定什么重要,以及什么应该放弃。有时,这可能包括放弃40%的现金储备并转移到另一个城市。无论外部环境如何,我们始终坚持保护用户的核心价值观

接下来,让我们随着季度的更迭,简短地回顾币安的历史。

ICO(首次代币发行)

三年前,我们幸运地在两周内通过ICO筹集了1500万美元。 我在文章“币安的ICO(The Binance.com ICO)”中记录了那次募资的感受。 团队每个人每天工作22小时, 我们之间的问候语变成了“嘿,睡吧”。 而回复通常是“我还好,我快解决这个问题了”诸如此类。总之,我们非常拼。

这段经历并非就此消散,而是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了痕迹。我们一位重要团队成员的眼部感染演变成了持久性的眼部疾病。今天,他仍然需要使用大量的眼药水。 我自己也出现了一些背部和椎间盘的问题,不得不在今年接受手术。我们有许多问题和挑战需要克服。

从积极的一面来看,并肩作战将我们的团队紧密团结在一起,这种团结的精神延续至今。 币安拥有一支凝聚力极强的团队。

WFH(在家办公)

大约两年零9个月前,币安团队开启了在家办公模式,一半是大环境所迫,一半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尽管在当时看来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们并未预料到两年半之后全世界都面临这样的挑战,这似乎是转客为主,将不利变成了优势, 我们当时至少有充裕的时间适应这个办公模式。我们还荣幸地使用了我们的“星巴克办公室”,或组团在咖啡厅办公,这种工作方式持续了很长时间,我们的许多团队成员非常享受边工作和边环游世界的“游牧”模式。

做正确的事,而不是轻松的事

币安成立不到两个月后,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宣告禁止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同时,中国政府要求所有ICO项目必须将资产返还给投资者。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希望继续我们的服务,团队必须转移。其次,“94禁令”导致大多数代币价格下跌,许多项目无法将全额资产返还给投资者,许多用户无所适从。当时,币安在其平台帮助四个项目进行了ICO。

我们做了一下计算,如果要弥补差额,全额返还投资者的资产,我们需要花费大约600万美元。两个月前虽然刚刚筹集了1500万美元,但我们还没有盈利。运营的第一个月我们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且交易量仍然很低,那时我们是一个很小的新交易所。而且,我们还需要资金将团队转移到另一个国家。

我们一致决定拿出600万美元,保证用户获得全额返还。团队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首先进行了讨论。当时我正在旅途中。我记得我是在高铁上接到团队电话,他们向我解释前因后果,我点头同意。整个对话不到10分钟。任何时候,我们都遵循我们的核心原则:将用户放在第一位,做正确的事。正确的事情通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迄今为止,这是币安最大的单笔支出,要是按百分比计算,这笔支出占了我们当时资金的40%左右。我们选择保护用户,并表明了我们愿意提供优质服务的决心。我记得这个决定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正向的报道。虽然我们同处困难的时刻,但仍有许多用户蜂拥而至,这使我们在一个月后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从长远来看,只要是选择做正确的事,艰难的挑战也能蜕变成正向影响力。

历史新高:比特币、BNB及币安

又过了三个月,2017年12月17日,比特币价格创造了历史新高(ATH)。 币安平台的日交易量也达到了价值11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在同一天,按交易量计算,币安成为全球第一大加密资产交易平台。 随后BNB价格升至约24美元的高位,一切都在逐渐向好。

彭博社邀请我去他们东京工作室进行电视直播。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电视上露面。我出行装备很简单,因此没有带正装,我也想展示一下币安的logo(标示),所以我穿着币安卫衣上了彭博电视台 。这并非有意而为之,当时真的没有选择。这是如今圈内知名的币安卫衣的首次公开亮相。

几周后,《福布斯》杂志(Forbes)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我出人意料地登上了《福布斯》杂志封面(2018年2月6日发行)。不过,在该期加密资产富豪排行榜中,我甚至都不是最富有的人。2018年1月,福布斯邀请我到他们的香港工作室拍摄照片。同样,我也是套着币安卫衣。事后看来,可能是币安卫衣让我登上了《福布斯》杂志的封面,该杂志封面几乎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 《福布斯》文章帮助币安吸引了刚刚开始了解加密资产和对区块链感兴趣的读者。两周后,我参加了由台湾国会议员许冠杰(Jason Hsu)主办的会议,与会包括许多来自监管机构的人员。许先生为参会人员准备了一份《福布斯》杂志封面,这是我本人及币安的最好介绍信。与会人员表现出非常尊重的态度,并表示愿意合作。

2018年的监管环境

世事往往不能一帆风顺。

2018年3月底的一个星期三,日本一家著名报纸刊登了一篇文章,称币安收到了当地监管部门FSA的警告。我们查找了所有收件箱,无论是物理邮箱还是电子邮箱,都找不到这份警告,因此称该新闻在制造恐慌(FUD)。但是,两天后的星期五早上,我在亚洲时间上午8点收到了电子邮件。我与团队确认这不是恶作剧邮件之后,在一小时内发布了有关此消息的推文,我们始终与用户保持高度透明。

得益于保持信息高度透明,彭博社对我进行了另一次采访。在那次采访中,我提到我们有计划迁往马耳他,我曾在1月和2月访问过马耳他。彭博社在亚洲时间中午时分发布了采访内容。当天下午亚洲时间4点(欧洲上午8点),马耳他总理睡醒后,大概看到了彭博社的文章,他发布了推文“欢迎来到马耳他@ Binance…”。我相信这是第一个公开欢迎区块链公司的国家总理,至少第一个在推特上公开发文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没有任何先前的预兆或筹划。

回顾过去,就在两年前,许多国家对区块链行业的监管还不够明朗,甚至是负面的。今天,监管环境已经变得非常积极。中央银行正在竞相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两年来,很多事情都可以改变。知道我们为这一积极的变化做出了贡献,即使只是一点点,也使我们更加渴望看到我们在未来共同创造新的改变。

“冬天”环游世界

鉴于上述情况及得益于我们始终坚持透明的原则,许多人开始提供帮助。 我只见过几次的圈内朋友,把我们介绍给了百慕大。 我们飞往百慕大,并于2018年4月与总理大卫·伯特(David Burt)会面。他们热情好客,并以总理的礼仪在机场迎接我们。司机穿着西装外套、短裤和高筒袜出现,我认为这很有趣。我很快发现这是百慕大的正装。为了尊重当地文化,我和总理的助手一起去买了一套百慕大正装,并在第二天的仪式上穿着短裤和高筒袜出现。在场人员称赞我的服装非常本地化。但令人惊讶的是,其他人都穿着长裤。那张照片在社交媒体上被疯传,我真希望我有更多穿着这套正装的照片。

如果您留意到我提到的这些地方,您大概会对我之前提及的“游牧”有更好的理解。 我们开始漫游全球,推动加密资产的普及。

另一位朋友向我们介绍了非洲的国家元首,因此我们飞往多哥、埃塞俄比亚、乌干达、肯尼亚以及许多其它希望暂且保密的国家。

您可能会说,咱们不是要讨论“冬天”这个话题么? 是的,我要说的正是加密资产行业的冬天。 在这个“冬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加密资产教育,推动加密资产行业友好监管政策,我们义无反顾向前推进。

闪电增长

2018年后半年延续了加密资产行业的“冬天”,比特币的价格从历史最高点下跌了85%。在许多人都说“比特币已死”的时候,我一直在要求团队提升平台性能。我们能够处理10倍甚至100倍的交易量吗?我不担心“比特币已经死了”这种情绪的蔓延,我担心当比特币价格再次出现10倍增长时,我们平台无法负载陡增的交易量。在系统方面,我们拥有行业领先的撮合引擎,但是如果比特币在2018年暴涨,某些辅助系统将很难跟上。此外,我们的客服团队依然很小。我们一直在拓展客服团队,但是在提高招聘标准的同时,增加招聘数量必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2018年加密资产行业的“冬天”给了我们喘息和追赶的机会。鉴于我们在不到6个月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我们的系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我们需要时间喘息,弥补偿技术方面的亏欠,升级我们的系统,这通常需要很长时间。我们于2018年启动了整个系统重写项目,该项目在两年后完成。我们还启动了像币安链这样的重要项目,该项目花费了10多个月时间。

2019年

我们于2018年启动的许多项目在2019年正式推出。

2019年初,在比特币价格处于历史底部时期,币安资产发行平台(Launchpad)发行了BitTorrent。 老实说,我们没有想到IEO(交易所首次发行)给整个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我们只是认为区块链融资是一个杀手级应用,我们将继续为全球的区块链项目提供在该平台发行的机会。

同样在2019年,我们推出了备受期待的币安链 / DEX(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杠杆交易和合约交易。我们目睹了所有这些重要项目的迅速增长。

那些杀不死你的使你更强大

我们在2019年5月的一次安全事件中损失了4,200万美元。币安通过SAFU基金全额承担了损失,没有用户因该事件而遭受任何损失。 这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回首过去,可以说是否极泰来。这次的经历促使我们在安全改造计划方面付出加倍的努力,使我们系统的安全性有了质的提升。

经过一周的艰苦工作,我们恢复了充值和提款。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看到用户的存款多于提款。非常感谢我们强大社区的支持。

2019年后半年,我们的新产品迅速增长。杠杆交易市场份额稳步增长,随着交易量的提升,用户对资产的需求也不断增长,我们随后推出了币安宝。

和现货一样,币安合约在上线六个月左右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合约交易平台。

2020年

您可能也会说,2020年是不寻常的一年。新年开始,我就被背部疼痛所折磨,以至于我不得不取消出行和参会计划。我在一月份进行了手术。还没出院,新冠疫情已开始在中国部分地区和全球夺走了许多生命。币安慈善即刻开始行动,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考虑到情况的紧迫性,重要的是要尽快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口罩和个人防护装备。我们发起了对武汉的援助计划,捐助了1,000万人民币医疗物资给到武汉及周边城市医院及医疗中心。之后,我们发起了“加密资产行业抗击新冠疫情”计划,并筹集了400万美元的捐款,币安慈善已将所得款项用于向20多个国家/地区分发超过100万个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

在一连串的事件中,包括新冠疫情导致大多数传统行业关闭,失业破纪录,美联储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以及比特币减半,我们看到用户的增长速度高于此前,交易量继续增长。

鉴于我们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采用了远程办公,我们没有太多需要调整的地方。我持续建设并不断推出新功能和更新。在2020年第一季度,我们BNB销毁破新高,而在第二季度,我们又创下了新纪录。

以下这些数字总结了我们的成长,尤其是我们在第三年的成长:

  • 币安币安现货交易平台上线了218个代币616个交易对。去年同期,该平台上线了160个代币,提供523个交易对。

  • 币安在进入第三年之初上线了杠杆交易。现在,在逐仓模式下,我们支持40个代币87个交易对。在全仓模式下,支持29个代币65个交易对

  • 提供30个代币币安宝产品,而币安持仓返利计划支持23个代币

  • 自去年9月推出币安合约以来,我们现在提供32个币种的永续合约,以及2个币种的季度交割合约

  • 根据我们的最新统计,BNB至少有112个应用场景,而BUSD则有72个应用场景。BUSD是我们去年9月推出的以美元计价的稳定币。

  • 币安链上共有189个BEP2代币,而币安DEX132个交易对

  • 今年,我们的“币安天使”已从去年的108名增加到全球200多名

  • 币安社区持续增长,我们在微博TwitterTelegram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上的粉丝从币安进入第三个年头的约1,465,000名,扩展到如今超过2,454,000名。

结尾处,我想通过以下图片呈现币安生态系统在第三年的成长。

一年前的币安生态系统:

如今的币安生态系统:

展望未来

大家最喜欢问我的问题之一是“ BNB的未来价格是多少”。我之前说过,我没有水晶球,我们的成功并非来对未来的预测。我们的成就来自团队的辛勤工作。

如果非要回答这个问题,我认为短期来看,价格波动很大。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大量财富换手,并流入少数特定群体中。大量印刷法币导致全球法币兑硬资产持续贬值。鉴于加密资产供给有限,我们对未来币价及其普及情况的猜测可能不谋而合。至于为什么比特币的价格与股市不完全反向相关,可以阅读我写的这篇文章

币安将继续专注建设。

  • 我们正在产品中增加更多功能,例如交割和永续合约

  • 我们正在简化币安app上的用户体验

  • 我们正在引入更多法币通道

  • 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多个监管机构合作,以推动加密资产的更快普及

  • 我们正在向世界各地的医院配送更多的口罩和个人防护设备

  • 我们的产品和客服服务不断增加支持新语种

  • 我们正在投资项目,推动整个生态系统的成长

  • 我们正在引进更多措施来提升加密资产的实用性

  • 我们正在进行很多的工作...

在市场波动较大的时候,我比以往任何时候对整个加密资产行业的未来更有信心。

最后,我们想借此机会感谢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祝您健康安全#SAFU!

——币安CEO赵长鹏“CZ”及币安团队敬上